<mark id="yopj9"><div id="yopj9"></div></mark>
<b id="yopj9"><small id="yopj9"><dfn id="yopj9"></dfn></small></b>

<b id="yopj9"></b><u id="yopj9"><dl id="yopj9"></dl></u>
<u id="yopj9"><dl id="yopj9"><blockquote id="yopj9"></blockquote></dl></u>
<small id="yopj9"><dl id="yopj9"></dl></small>

  • <u id="yopj9"><small id="yopj9"></small></u>
  • +更多
    • 梧州即景

      元·張以寧

      蒼梧南去近天涯,六士三陳昔此家。

      水合牂江通漲海,山來桂嶺接長沙。

      祥光夜認司空劍,爽氣秋迎博望槎。

      擬欲朗吟亭上客,春風歸看碧桃花。

    • 九嶷吟

      宋·蘇軾

      九嶷連綿屬衡湘,蒼梧獨在天一方。

      孤城吹角煙樹里,落日未落江蒼茫。

      幽人拊枕坐嘆息,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
      江邊父老能說子,白須紅頰如君長。

      莫嫌瓊雷隔云海,圣恩尚許遙相望。

      平生學道真實意,定與窮達俱存亡。

      天其以我為箕子,要使此意留要荒。

      他年誰作輿地志,海南萬里真吾鄉。

    • 游白云山

      清·傅輝文

      石峰晴起擁雙鬟,

      云際參差不可攀。

      地辟靈源稱洞府,

      天留圖畫出名山。

      仙翁一去無消息,

      野鶴孤飛自往還。

      惟有丹砂巖下水,

      時時流出向人間。

    • 云嶺晴嵐

      清·李世瑞

      翹首城東望眼齊,

      新晴嵐氣古蠻溪。

      幾重高聳通星北,

      一抹遙連掛榜西。

      曉露乍溥初日上,

      晚煙如冪夕陽低。

      佳哉郁郁蔥蔥處,

      遺老徒聞覓錦雞。

    • 鶴岡返照

      清·關正運

      城西隔岸疊峰稀,

      落日平岡見鶴飛。

      山上赤騰余倒景,

      江心紅映半斜暉。

      四圍暮色侵樵徑,

      一片霞光向釣磯。

      最是可觀翻石壁,

      水邊人立似衣緋。

    • 經梧州

      唐·宋之問

      南國無霜霰,連年見物華。

      青林暗換葉,紅蕊續開花。

      春去聞山鳥,秋來見海槎。

      流芳雖可悅,會自泣長沙。

    • 鐔江即事

      宋·黃庭堅

      閉門覓句陳無已,

      對客揮毫秦少游。

      正字不知溫飽未,

      西風吹淚古藤州。

    • 過蒼梧峽

      明·解縉

      廣西下來灘復灘,三百六十長短灣。

      潭心綠水緩悠悠,長灣短灣凝不流。

      涓涓千尺凈見底,隔岸空行魚曳尾。

      忽然路絕山勢回,峽石水聲如怒雷。

      石齒鑿鑿森鯨牙,龍騰虎躍鸞回車。

      我行已過正月半,一夜水生浮漢槎。

      龍潛虎伏杳不見,但見滿江圓浪花。

      浪花飛雪卷萬瓦,船下高灘疾如馬。

      浪船起向空中擊,舉舵齊橈不容力。

      舟師持篙眼如虎,指住石頭輕一擲。

      直下水痕奔箭急,老稚憂懷行感泣。

      齒聲剝剝叩神靈,拋紙燒香齊起立。

      為言水淺僅容舠,下灘失手爭纖毫。

      水聲怒起兩崖迫,撇旋指顧下洪濤。

      龍君水伯似相曉,此水不大亦不小。

      燒楮瀝酒謝神功,好似春游在靈沼。

      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問行人多苦煩。

      驚心樂水昭平驛,慮患防危不暫閑。

      忽見蒼梧山下日,耳聞鶯語自間關。

      豈知平地風波惡,何處安流不險艱。

      此心常似初來日,三峽滄溟正往還。

    • 晚泊蒼梧有感

      宋·李綱

      常誦蒼梧云起愁,哪知理棹此間游。

      火山冰井舊傳有,桂水藤江相合流。

      念遠心如嘶北馬,逾年行遍嶠南州。

      重華一去不復返,悵望九疑空白頭。

    • 冰泉銘

      唐·元結

      蒼梧城東三里有泉焉,出于廓中,清而甘,寒若冰,在盛暑之候,蒼梧之人得救渴。泉與火山相對,故命之曰冰泉,以變舊俗。

      火山無火,冰井無冰。

      惟彼清泉,甘寒可凝。

      鑄金磨石,篆刻此銘。

      置之泉上,彰厥后生。

    • 勸農行

      明·謝君惠

      春草面疇綠,農事正相屬。

      污邪志甌簍,胼手嗟胝足。

      霡霖山前土膏肥,火耕水耨趁及期。

      煙迷蓑笠雨濕犁,薄糜一缶水一卮。

      農夫饑,五月新谷四月絲。

      盤中粒粒皆膏脂,辛勤還有真樂處。

      我賡豳風為爾語,百室盈止婦子喜。

      三耕九蓄陳陳貯。

    • 詠云

      南朝梁·吳均

      (一)

      飄飄上碧虛,靄靄隱青林。

      氛氳如有意,縈郁詎無心。

      (二)

      白云蒼梧來,過拂章華臺。

      逢河散復卷,經風合且開。

    • 藤州江上夜起對月贈邵道士

      宋·蘇軾

      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。

      端如徑寸珠,墜此白玉盤。

      我心本如此,月滿江不湍。

      起舞者誰與,莫作三人看。

      嶠南瘴癘地,有此江月寒。

      乃知天壤間,何處不清安。

      床頭有白酒,盎若白露團。

      獨醉還獨醒,夜氣清漫漫。

      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彈。

      相與乘一葉,夜下蒼梧灘。

    漫說解縉和他的《蒼梧八景》
    >>更多

    寫景抒情詩意洗練——王文燦《龍洲砥峙》賞析

    龍洲砥峙

    屹然江上孰為儔?

    聳翠連云日夜浮。

    看盡長空飛野馬,

    會歸冥漠泛虛舟。

    只憑定力高深在,

    直任狂瀾左右流。

    風細月明相對好,

    不妨呼作小瀛洲。

    (選自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)

    王文燦(生卒年不詳),字蔚然,明代末年人,籍貫不明。其父曾為參將,于崇禎年間戰死。王文燦4歲隨母由豫、楚入粵,被掠失散后只身入梧,托其父舊部沈巨臣,稍長就塾,為蒼梧諸生,與巨臣奔走號泣逾年,于云南曲靖得見迎歸。中康熙癸卯鄉試,任清遠知縣,有惠政。以招叛有功遷官。復以照顧母老而改任象州學政。

    這是詩人王文燦在梧州觀龍洲砥峙(即梧州系龍洲)時寫的一首風景詩。這首詩形象地描繪了龍洲砥峙雄奇壯麗的景色,反映了詩人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無限熱愛。

    首聯“屹然江上孰為儔?聳翠連云日夜浮。”開門見山,總起全詩。句中“屹然”是高聳貌;“孰為儔”是誰相伴之意;“日夜浮”是日夜漂浮。首聯意思是說聳立江面的龍洲砥峙一峰獨立,翠綠色的植被與浮云相連,日夜漂浮于江上。此聯畫龍點睛地概括了龍洲砥峙的高聳、秀麗神韻。這和明代著名詩人解縉的“浪翻洲渚觀龍系”、潘恩的“礙石嶙峋控此洲,蒼梧云逐水分流”以及王夫之的“暮云籠山碧,綠樹沉流影。中江瀑珠分,孤嶼畫檐整”相比,可謂有過而無不及。

    頷聯“看盡長空飛野馬,會歸冥漠泛虛舟。”句中“野馬”指像野馬的浮云;“會歸”是會合之意;“冥漠”指冥海,這里指寬闊的江面;“虛舟”指輕便的船只。這聯意思是說在龍洲砥峙經常可以看到天空騰飛像野馬一樣的浮云,也可以看見會合在寬闊江面上飄蕩著輕便的船只。以對偶的手法說明在龍洲砥峙觀天、看江可以拓寬人的胸襟和眼界,承首聯進一步深化龍洲砥峙的獨特神韻。

    頸聯“只憑定力高深在,直任狂瀾左右流。”“只憑”是唯有依靠之意;“定力”指佛家語,為菩薩十種法力中的第三種,這里指內部穩定力;“高深”指水平高,程度深,這里是高超立意。“直任”指一任,任憑;“狂瀾”指巨大而洶涌的波浪。這聯是說龍洲砥峙唯有依靠高超的內部穩定力才能屹立在江中央,任憑巨大而洶涌的波浪從左右流過。突出龍洲砥峙風浪不動的本色。此聯以物喻人,寓情于景,一語雙關,表達作者在動蕩的時局中不隨波逐流的高尚品性。

    尾聯“風細月明相對好,不妨呼作小瀛洲。”聯中“瀛洲”是指傳說渤海中三座仙山蓬萊、方丈、瀛洲之一。轉句“風細月明相對好”,是說如果遇上風輕月明之夜,龍洲砥峙風光更加美好;結句“不妨呼作小瀛洲”,是說不如把龍洲砥峙叫作小瀛洲(仙境),讓龍洲砥峙具體化。轉句為結句作了十分自然的鋪墊,轉結自然,突出主題。

    這首詩極其成功地運用了比喻、擬人、對偶、夸張和想象,構思奇特,語言生動形象、洗練明快,對仗工整,寓意深刻,是寫景詩中的佳作。

    不講究排場 生活氣息濃——讀明代黃福的兩首詩

    過蒼梧

    (一)

    一棹抵蒼梧,西山日欲晡。

    魚羹催仆啜,蛇酒入城沽。

    (二)

    不到蒼梧二十年,今朝再過倍凄然。

    江邊山色渾如昔,城外人家不似前。

    橄欖嘗鮮香濺齒,檳榔干嚼澀流涎。

    南交事盬歸來日,蛇酒多沽不校錢。

    (見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)

    這兩首詩為明代黃福所作。黃福天資聰穎,22歲便登進士第,明成祖時任工部尚書。這個工部尚書之職是掌管全國屯田、水利、土木、工程、交通運輸、官辦工業等的大臣,屬正二品。那么,為什么他又會到蒼梧呢?原來在安南屬明時期,黃福任首位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兼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,時間達19年。交趾原為古地區名,泛指五嶺以南。布政使,相當于現在的省長,一個地方長官來到轄地蒼梧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  回到黃福的兩首詩,“一棹抵蒼梧,西山日欲晡”。日晡,申時,即現在下午的3點至5點。全句是說,船真快啊,一棹便到了蒼梧,那時太陽才剛剛偏西。“魚羹催仆啜,蛇酒入城沽”,仆,公仆,作者自稱。魚羹煮好了,催著我喝,而蛇酒就要到城里買。全詩簡潔、明快,充滿生活氣息。

    第二首說,“不到蒼梧二十年,今朝再過倍凄然”。為什么黃福會感覺“倍凄然”呢?下面接著寫道:“江邊山色渾如昔,城外人家不似前”。山還是昔日的山,江還是昔日的江,但城外人家的日子卻大不如前了。“橄欖嘗鮮香濺齒,檳榔干嚼澀流涎”。這位黃布政使忽然想起蒼梧的兩個小吃來,還真有點意思。詩的是對仗還是很工整的。“南交事盬歸來日,蛇酒多沽不校錢”。南交,交趾之南,這里指蒼梧。盬,意為停止,結束。這兩句的意思為,做完公事回來的時候,多喝點蛇酒就不要計較錢了。

    我讀完這兩首詩,腦海馬上浮現出魚羹、橄欖、檳榔、蛇酒四個詞來。梧州城枕三江,漁產眾多。做魚羹,當然是即捕即做了,那叫一個鮮美呀,難怪詩里說“魚羹催仆啜”了。橄欖也是蒼梧的特產,現在許多鄉村還種植有橄欖樹。由于橄欖產量大,于是派生出許多加工業,并延續至今。至于檳榔,不是梧州的特產。檳榔原產于馬來西亞,中國主要分布在云南、海南及臺灣等熱帶地區。在南方一些少數民族地區還有將果實作為咀嚼嗜好品,據說有“提神醒腦”的作用。歷史上,梧州人喜歡咀嚼檳榔,我童年時還見過上一輩人咀嚼。

    在詩里,黃福兩次提到了蛇酒。蛇酒是將蛇與酒合理配伍制成的藥酒,可用于保健和治病。梧州盛產三蛇(金環蛇、眼鏡蛇、草花蛇)酒,在明洪武年間就很有名氣了。黃福“蛇酒多沽不校錢”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  古蒼梧的四樣東西都很平常。然而,正是這種平常,卻可以看到一個古代官員的生活習性和消費程度,說明了這位官員并不講究排場,生活平民化。難怪黃福卸職布政使時,當地的老百姓哭號相送。

    蒼梧獨在天一方

    2022年1月8日,央視新聞發了一則消息《蘇東坡,生辰快樂》,這一天,是他985歲生日。

    站在歲月的彼岸,讓我們以“蒼梧”之名,向“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”的蘇東坡致敬!

    蘇東坡因為被貶而與梧州結緣,兩次途經梧州,并留下了幾首關于“蒼梧”(梧州)的詩句,其中《九嶷吟》中的“蒼梧獨在天一方”之句,成為千古傳唱的佳句。

    在歷史的長河中,一切如浮塵,蘇東坡沒有在歲月之河的沖刷中淡然,至今,依然為現代人所推崇。在網絡平臺中,他上了熱搜,不少詩詞愛好者從各個側面解讀他的人生過往,以及詩情畫意,稱他為“全才式的藝術巨匠”。

    蘇東坡的詩詞在中學課文中有不少是必讀的經典作品,他自然也成為歷代文學青年的“男神”,作為“吃貨”的我,也不例外,不僅喜歡蘇東坡的詩詞,更喜歡“東坡肉”,尤其是竹筒“東坡肉”,那種唇齒留香的質感,令人尋味不斷,一如他起起伏伏的跌宕人生,意味悠長而深遠。

    蘇東坡出道很早,他在多地任職,不但是一個好官,還在水利建設方面很有成就,分別在杭州和惠州都留下“蘇堤”,至今仍然造福后人。

    蘇東坡三次被貶,一次比一次遠。宋紹圣四年(公元1097年),62歲高齡的蘇東坡再次被貶,一葉孤舟漂到海南。那一年的四五月間,蘇東坡從開封府出發,沿江南下,到最偏遠的荒涼之地——海南島儋州(今海南儋州)。

    從蘇東坡由海南島往返均經過梧州的史實中,我們可以發現,宋代的梧州經濟已經相當發達。

    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在《水經注》寫道:“漓水亦出陽海山,南過蒼梧荔浦縣,又南至廣信縣(今梧州),入于郁水。”漓水與湘水源發于同一源,以五嶺為界,諸水分向而流。漓水南流經始興縣東,左匯入平樂溪口,再匯合謝沐諸溪。公元265年,吳國末代君主孫皓分零陵南部劃出來,另立為始興縣。溪水西南流,注入漓水,稱為平樂水。蘇氏兄弟的流放之路,也是借助這一通道,到達雷州和海南島。

    話說當年,蘇軾被貶海南,弟弟蘇轍被貶雷州。蘇東坡經過梧州的時候,聽說弟弟蘇轍亦貶雷州并剛過藤州(今藤縣),愁情頓起,即寫下《九嶷吟》,作詩一首寄予蘇轍:“吾謫海南,子由雷州。被命即行。了不相知。至梧乃聞尚在藤也。旦夕當追及,作此詩示之。”詩曰:

    九嶷連綿屬衡湘,

    蒼梧獨在天一方。

    孤城吹角煙樹里,

    落日未落江蒼茫。

    幽人拊枕坐嘆息,

    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
    江邊父老能說子,

    白須紅頰如君長。

    莫嫌瓊雷隔云海,

    圣恩尚許遙相望。

    平生學道真實意,

    定與窮達俱存亡。

    天其以我為箕子,

    要使此意留要荒。

    他年誰作輿地志,

    海南萬里真吾鄉。

    (選自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)

    此時的蘇東坡心情應該是抑郁的,但他聽說弟弟蘇轍“尚在藤也”(藤州,今梧州藤縣),偶遇弟弟的消息,令他眼前一亮,驚喜之余,心情大好,于是寫下此詩。

    “九嶷連綿屬衡湘,蒼梧獨在天一方”。在蘇東坡筆下,北宋時期的梧州是從“衡湘九嶷連綿”過來的山脈,梧州白云山是九嶷山余脈,屬于“獨在天一方”的大城市,城里“孤城吹角煙樹里,落日未落江蒼茫”。他還告訴我們,舜帝也葬在蒼梧,“我行忽至舜所藏”,由此可知,“舜帝崩于蒼梧之野”這個傳說是有由來的,在梧州舊海關附近以前就有舜帝廟。

    “江邊父老能說子,白須紅頰如君長。”訴說了詩人畢竟已經年邁,又被流放到海角天涯,不知歸期,與親人分隔的悲傷。但話鋒一轉,他又坦然了,要感謝圣恩,“莫嫌瓊雷隔云海,圣恩尚許遙相望。”我們雖然相隔瓊海,但還能夠“遙望”對方。他慨嘆“平生學道真實意”,已經62歲的他,沒有想到一生努力拼搏,卻依然“與窮達俱存亡”。

    當然,他更明白,自己只是一個“箕子”,今后也許要在海南島終老,既然如此,不如接受現實,“海南萬里真吾鄉”。

    及后,他帶著兒子蘇過,日夜兼程,旦夕追趕,于五月中旬,與蘇轍相遇于藤州。他們一同取道容縣、玉林至雷州。在雷州分手后,蘇東坡便徑自渡海過海南儋州。

    《九嶷吟》一詩,充分展現了蘇東坡坦然面對因被貶的曲折境遇,途中逸趣躍然紙上,以超然乎塵垢之外的豪放詞風而獨步天下的偉大人格。

    詩意如畫 美不勝收——小析幾首詠梧州古詩

    詩的意境,千態萬狀,綽約多姿。有人說,一首詩就是一幅畫甚至多幅畫,除了人、景、物,還有蘊含其中的情感。

    確實,詩意如畫,有的雄偉壯闊,有的豪放明達,有的含蓄典雅,有的悲婉纏綿。讀詩如看畫,情由心生。蘇東坡的“九嶷連綿屬衡湘,蒼梧獨在天一方”等自不必說,在眾多詠嘆梧州的古詩詞中也多有展現。

    其一,宋之問《經梧州》:

    南國無霜霰,連年見物華。

    青林暗換葉,紅蕊續開花。

    春去聞山鳥,秋來見海槎。

    流芳雖可悅,會自泣長沙。

    宋之問的詩多歌功頌德之作,文辭華麗,自然流暢,對律詩定型頗有影響。

    宋之問被流放欽州途經梧州時所作的《經梧州》,全詩描述了梧州四季如春的地理氣候環境及常年盎然的生機。“青林暗換葉,紅蕊續開花”,妙在一個“暗”字,一個“續”字!何須等到春天,新芽綠葉不知不覺中就次第交換了,四季青山常綠,四時花開不斷,詩句看似隨意灑脫,對景物的刻畫卻細致感人。而“春去聞山鳥,秋來見海槎”,將梧州依山傍水、雛鳥新生、鳥鳴婉轉的景致描寫得細致入微、栩栩如生、富于情趣。“流芳雖可悅,會自泣長沙”,詩句“張于意而思于心”,將詩人此時微妙復雜的心理活動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整首詩,前寫景,后言情,情因景發,寫景富于色彩,寫情寄慨言志,景物活潑靈動,景象色彩紛呈,全詩更注意修辭和調聲。將詩寫成活脫脫的山水畫,足見詩人的山水情懷與文字功力。

    其二,關正運《鶴岡返照》:

    城西隔岸疊峰稀,

    落日平岡見鶴飛。

    山上赤騰余倒景,

    江心紅映半斜暉。

    四圍暮色侵樵徑,

    一片霞光向釣磯。

    最是可觀翻石壁,

    水邊人立似衣緋。

    詩歌向讀者展示了這樣兩幅美圖:早上,朝陽從江面上緩緩升起,江上晨霧未消,似籠罩著一層輕紗,望桂江對岸,隱隱約約中,白鶴山宛如一個靜臥云霧中的仙女,無數白鶴在初露的晨曦中嬉戲;黃昏,斜陽西下,霞光里碧綠明亮的桂江倒影著美麗的白鶴山,晚霞里白鶴乘著彩云歸去,此時的白鶴山就像一個美貌的女子,含羞對鏡梳妝,此情此景,令人心醉神往。

    一早一晚,詩句涉筆成趣,畫面唯美而又栩栩欲活,含蘊豐富,全詩活潑雋永,充滿韻律與美感,讓讀者如身臨其境體會到其中的奇妙意境,這是不是一幅精致的水墨畫?

    其三,蘇軾《藤州江下夜起對月贈邵道士》:

    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。

    端如徑寸珠,墮此白玉盤。

    我心本如此,月滿江不湍。

    起舞者誰與,莫作三人看。

    嶠南瘴癘地,有此江月寒。

    乃知天壤間,何人不清安。

    床頭有白酒,盎若白露團。

    獨醉還獨醒,夜氣清漫漫。

    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彈。

    相與乘一葉,夜下蒼梧灘。

    這首詩,我寧愿將它看作一幅精妙的木刻版畫!“江月照我心,江水洗我肝”、“端如徑寸珠,墮此白玉盤”、“月滿江不湍”、“夜氣清漫漫”,意境多清新!畫面錯落有致,特別是“乃呼邵道士,取琴月下彈。相與乘一葉,夜下蒼梧灘”這一句,詩人的興奮之情溢于言表。在風高氣爽的月夜,他與友人坐在一葉扁舟上,面對緩緩東流的西江,聽著水聲,曲韻輕彈,感嘆自己不再漂泊,得以重生了!詩句看似平淡無奇卻境界自出,物我情三者交融,空明澄凈,詩的神韻之美,躍然紙上。

    詩的意境美,是詩人創作詩歌時的共同追求,也可以說是最高的理想,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,不論是李煜“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”的含蓄美,還是蘇軾“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陽光奔放美,都是渾然天成、自然和諧的審美最高境界。一首物境、情境、意境交融的好詩,如一幅表現力極強的繪畫作品,對讀者有著深而長遠的吸引力。

    (以上詩作均選自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)

    細說黃庭堅和他的《鐔江即事》

    鐔江即事

    宋·黃庭堅

    閉門覓句陳無已,

    對客揮毫秦少游。

    正字不知溫飽未,

    西風吹淚古藤州。

    (選自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)

    這首詩為宋代大詩人黃庭堅所作。

    說起黃庭堅,不知人們首先想起的是他的文學成就呢,還是書法成就呢?黃庭堅的書法是十分厲害的,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季拍賣會上,他的一幅大字行楷《砥柱銘》,被拍出了4億多元的天價。黃庭堅擅長行書、草書,楷書也自成一格。在中國書法史上,有宋四家——“蘇黃米蔡”之說,黃,指的就是黃庭堅。黃庭堅是中國書法史上值得大書特書的一個人,他的學問極好,而且天分極高。他在行船之時悟出了“蕩槳筆法”,并且將這種筆法應用到自己的楷書、行書當中,是真正用“古法”打通了楷、行、草的一個人。黃庭堅在大字領域的貢獻也是極大的,他是書法史上除了顏真卿之外,第一個將大字書法寫到極高境界的人,后世的書法家要學習大字書法,絕對繞不開他。

    黃庭堅在詩、詞、散文、書、畫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成就。他與秦觀等四人游學于蘇軾門下,合稱為“蘇門四學士”。他的詩與蘇軾齊名,時稱“蘇黃”,是江西詩派的開山之祖。

    我們解讀一下《鐔江即事》。潯江流經藤縣境內的那一段稱鐔江。即事,指眼前的事物。

    詩中提到了兩個人,我們了解了這兩個人,這首詩的詩意也就豁然開朗了。陳無已,即北宋詩人陳師道。他曾跟黃庭堅學習過寫詩,兩人互相推重。陳說過自己的寫詩經歷,一開始,他寫詩并無門徑,后來見到了黃庭堅的詩,愛不釋手,居然把以前寫的詩稿一把火燒掉了。陳師道到底是個聰明人,他后來詩也寫得相當出色,江西詩派把黃庭堅、陳師道、陳與義列為三宗。其實,陳師道也只是在一段時間學習黃庭堅的詩風而已。不久,他發現黃庭堅的詩過于出奇,不如“杜之遇物而奇也”,因而致力學習杜甫。對于他學習杜甫所達到的境界,黃庭堅也表示欽佩。可見黃、陳二人惺惺相惜,關系非同一般。陳師道以苦吟著稱,每有所得,即閉門構思,錘煉推敲。陳師道的一生清貧自守,寒而無衣,不向人借貸,最后竟在赴任途中,以寒疾死。

    秦少游,即北宋詞人秦觀,與黃庭堅等人合稱為“蘇門四學子”。秦觀善詩賦策論,尤工詞,為北宋婉約派重要作家。他為人豪爽慷慨,才思敏捷,善書法。秦觀遭貶,后復命宣德郎,放還橫州。至藤州(今廣西藤縣),游光華亭,秦觀口渴想要喝水,等人送水來時,他面含微笑地看著,竟然就此離世。

    “閉門覓句陳無已,對客揮毫秦少游”,真是很傳神的句子。緊接著是“正字不知溫飽未,西風吹淚古藤州”。“正字”是“秘書省正字”的簡稱,它是陳師道最后被任命的官職。“秘書省”是古代專門管理國家藏書的中央機構,類似于現在的中央檔案館、國家圖書館、文獻館等。“正字”,是官職名,在秘書省從事文字勘正工作。“正字不知溫飽未”?陳師道還未到任就因寒疾而去世了,我們佩服黃庭堅對友人的了解和關切,同時也為詩人捕捉典型細節的精準而嘆服。“西風吹淚古藤州”,當時秦觀已逝于藤州,故有“西風吹淚”之嘆。“西風”是秋天之風,詩人點明了寫作的時間。

    黃庭堅的詩,法度森嚴,說理細密,代表了宋詩的特點。他的詩影響了南宋一代詩風,并對后世造成了深遠影響。這首《鐔江即事》,可窺其特點一二。

    從詩詞中尋覓梧州生態美景

    優秀的詩詞有著優美的意境,而優美的意境往往來自現實環境。近日,筆者品賞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,溫故知新,體會尤深,且看明朝大學士解縉的《過蒼梧峽》。

    解縉生于明朝,19歲進士,38歲出為廣西參議。其作品《過蒼梧峽》筆觸下的桂江,“涓涓千尺凈見底,隔岸空行魚曳尾。”水雖深,但很清澈,看得見魚兒在游,岸邊呢?“忽然路絕山勢回,峽石水聲如怒雷。”山險峻,水有聲,緣何?水流通暢環境清靜使然。于是,一幅立體生態環保圖就呈現出來了。沒有過分夸張,而是近乎寫實。由于自然環境本來就是這樣,故而不需過多粉飾,詩的美也出來了,現在再讀來,詩境猶如仙境一般。

    一般來說,詩人是看到優美的環境才有寫詩的沖動,解縉該是被優美的環境感動了。他原來以為“為言水淺僅容舠,下灘失手爭纖毫。”一路會險阻重重,怕遭不測,孰料到了梧州,水不深不淺,行舟通暢順利,“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問行人多苦煩。”舒了一口氣,不用向人打聽怎么安全行走了。

    解縉到梧州所作的其他詩作也一樣,有著優美的環境,寫鶴崗,“日照岡巒聽鶴鳴”;寫鱷池漾月,“臨池風細月波生”,也應是對所處環境的寫實,不然,在當時,一個外地人來到梧州,犯不著無中生有,極盡吹捧之能事。

    《梧州歷代詩詞選》不單為后人留下了前人的詩,還鑲嵌了梧州當時良好的生態環境。今天我們常常討論怎樣才能寫好詩詞,除了詩人本身要練好寫詩的功夫之外,在詩之外,還要有一個優美的良好的生態環境。

    其實,時間越往前回溯,詩詞中的自然環境就越美,這是因為人類對環境的破壞力越弱,從而環境越接近原生態,且看《詩經》,那里面簡直是“神仙圣地”。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多么令人神往。

    過蒼梧峽

    明·解縉

    廣西下來灘復灘,三百六十長短灣。

    潭心綠水緩悠悠,長灣短灣凝不流。

    涓涓千尺凈見底,隔岸空行魚曳尾。

    忽然路絕山勢回,峽石水聲如怒雷。

    石齒鑿鑿森鯨牙,龍騰虎躍鸞回車。

    我行已過正月半,一夜水生浮漢槎。

    龍潛虎伏杳不見,但見滿江圓浪花。

    浪花飛雪卷萬瓦,船下高灘疾如馬。

    浪船起向空中擊,舉舵齊橈不容力。

    舟師持篙眼如虎,指住石頭輕一擲。

    直下水痕奔箭急,老稚憂懷行感泣。

    齒聲剝剝叩神靈,拋紙燒香齊起立。

    為言水淺僅容舠,下灘失手爭纖毫。

    水聲怒起兩崖迫,撇旋指顧下洪濤。

    龍君水伯似相曉,此水不大亦不小。

    燒楮瀝酒謝神功,好似春游在靈沼。

    翻思初下象鼻山,怕問行人多苦煩。

    驚心樂水昭平驛,慮患防危不暫閑。

    忽見蒼梧山下日,耳聞鶯語自間關。

    豈知平地風波惡,何處安流不險艱。

    此心常似初來日,三峽滄溟正往還。

    • 放歌須縱酒聊發少年狂

      春天的夢里,是一巒靜靜的雨幕,揮不盡心中的一絲愁緒,雨梳個不停,洋洋灑灑地順溜著。夢黏黏的枕在心頭。淼淼的思想又怎能清逸地逃過這誘惑的雨天呢?跳躍的季節,輕風一絲柔情。[詳細]

    • 字斟句酌 流麗圓美

      這是一首即興贈友詩。詩人將自己初次抵梧州的感受,用詩的形式告訴友人,表達了詩人與友人分別后孤獨、寂寞的處境以及對友人懷想和惆悵之情。[詳細]

    • 共是憑欄人 誰足當秋色

      “纖云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度。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”[詳細]

    • 詩情畫意 風骨雋永

      全詩主要意思是面對赤水峽兩岸的猿聲、艤棹、沙灘、黃昏、夕照、流水、高山、空巖、喬木、船篷和明月等自然景象,不禁觸動了懷古之情。[詳細]

    • 敘議抒情 意境清新

      這兩首詩有敘事、有議論、有抒情,交互穿插而層次分明,表現出一定的散文化傾向,是詩歌發展的一種進步。[詳細]

    • 直抒胸臆 詩意豪邁

      袁崇煥一生戎馬生涯,著述甚豐。寫作《邊中送別》是以送別詩的形式表達自己為了國家,不計私利和生死的英雄氣概。[詳細]

    >>更多

     

    99久久精品无码